郑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首先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我表哥是我姑姑家的侄子。长大后,我们知道彼此的存在,但我们从未有过交集,只见过一两次。 . .长大后,舅舅也打算配我们两个,但由于种种原因(主要是舅舅平时对表弟评价不高),所以当时没有拿这个镇流器,但是现在回想起来,真的很伤心。后悔了,不过不好意思主动提这件事,唉~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表哥的婚礼上,一开始没认出他(印象中我们只见过一次)在小学)。后来知道了他是谁,觉得没有舅舅说的那么糟糕,就开始悄悄地关注他。 . .